道高望远无为自化,清静自在

上海华谊大厦公司怎么样_看青浦

资讯6688|
20

上海华谊大厦公司怎么样

【青浦文学】青化岁月(20—28)

20、城市煤气化
1983年,中国科学院大连化学研究所在我厂建立了甲烷化项目实验室,参与者为年轻的博士生和硕士生。几位年轻的大学生也参加了我们的工厂。甲烷化气是国家示范项目,是探索中小城市居民煤气化的新途径。这些科研生不怕吃苦。他们远离家乡和亲人。他们默默奉献,假日不休息。他们和我们的员工一起吃饭和生活。当时,他们的科研经费和工资都是通过银行汇到我的财务账户上,然后收到的。经过几个月的探索和研究,实验成功了。其中,李博士是一位非常年轻的博士,他成为了博士生导师,一次攻读了7名博士生,后来成为大连化学研究所的厅局级领导。中试结束后,应投入实施。
甲烷化天然气项目得到了国家计委能源投资公司的大力支持。他们与当地青浦县政府和工厂部门领导进行了讨论。我记得当时有两个计划:第一,我们工厂准备造气,我们工厂负责生产和供应管理;;第二,我们工厂负责天然气的生产,县政府成立了天然气管理办公室负责销售。不幸的是,第二个方案最终被采纳。
转眼间,84年国家能源投资公司拨付资金,分别向我厂拨付200万元和500万元免息贷款,由青浦县建设银行监控使用。根据项目进展情况进行资金拨付,先拨付资金,再申请贷款。这些分配的贷款由我处理。我部建立了基本建设专用账户,单独核算。已建立一个小型气体操作室。400立方米的气柜是从旧的半水式气柜改装而来的。安装空压机等设备,管道铺设至加气站气柜入口前方。从后续设备到居民的管道应由天然气研究所安装。经过半年多的准备安装、设备运行调试,一切正常。它将在国庆节前夕正式供应天然气,这是国庆35周年的礼物项目。我部立即编制了沼气成本出厂价,并报县计委价格办公室。县计委副主任卢建成亲自到厂里调研批准。
第一批5000多用户淘汰了使用多年的型煤炉,然后逐月增加。
我厂甲烷化气的投产是我国小城镇首次煤气化,改善了青浦城市居民生活,优化了青浦城市环境,在青浦发展史上留下了辉煌的篇章。
21、青浦磷肥厂
青浦磷肥厂创建于1970年,是全民所有制单位。原位于青浦市城厢镇老竹青路30号,注册资本49万元。72年正式投产,员工118人,年生产普通过磷酸钙1.6万吨,连续亏损。1976年,青浦市青安路新建厂房,投资67万元,占地面积2.8万平方米,生产能力3-6万吨。79年正式投产,一举扭亏为盈,实现年利润1.8万元,成为上海大庆式先进企业。1982年,通过内部技术创新和挖潜,生产能力扩大到10万吨。84年生产过磷酸钙9万吨,利润53.96万元。1985年,磷酸工程装置投资600万元,于86年上半年建成投产,职工人数增至362人。

上海华谊大厦公司怎么样(网络配图)

上海华谊大厦公司怎么样(网络配图)

而磷铵生产的主要原料合成氨,需由隔江的青浦化肥厂提供。为此李厂长带领供销、财务有关部门的领导来到我厂商谈供氨事项。在三楼接待室,老吴厂长接待了磷肥厂一行,我也参与了接待,经过友好协商:最后确定了供氨数量、价格,以及管道铺设事宜。在两厂之间的江面架设桥樑一座由磷肥厂负责,化肥厂铺设供氨管道到桥面南端,后面管道由磷肥厂负责。并落实实施,86年5月起,正式开始供氨,保证了磷铵生产的正常进行。
二十二、两厂合并
早在84年,为了调整产品结构,吴厂长就慧眼看中,位于一河之隔的青浦磷肥厂,若两厂能合并起来,这是调整产品结构的最佳选择。为此,吴厂长借化工部长秦仲达来厂视察期间,郑重向秦部长提出,秦部长仔细听取了吴厂长的建议,也实地考察后,认为合并有利于企业调整产品结构和发展,赞同合并方案。但秦是京官,合并事宜需由地方协调。为此,秦部长向当时的上海市长汪道涵提出了合并两厂的建议。汪市长十分重视,嘱咐有关部门调查核实后,视情解决。
从两厂的地理位置上,两厂相隔200米,中间隔条河,河面不宽,不到十米,河北面约有一亩多农田,农田西旁边是县农资氨水仓库。若合并只要把一亩多的农田征下来,再架座桥两厂就连在一起了。从产品结构上,两厂都是单一化肥产品,化肥厂是氮肥,磷肥厂是磷肥,且正在上磷铵项目,若两厂合并后,可大大地增加产品品种,只要引进钾原料,还可生产多种微量元素的高低浓度的复合肥。但在企业性质上,虽两厂都是全民所有制企业,但隶属关系不同,化肥厂是市属全民企业隶属于上海市化工局、磷肥厂是县全民企业隶属于青浦县工业局,需要多方协调。经过一年多的调研协调,合并方案终于敲定,既86年7月1日起两厂正式合并组建上海青浦化工厂,隶属于上海市化工局化肥联合公司,当时叫化肥基层工作处。并在青浦电影院举行了两厂合并大会,化工部贾副部长、青浦县委书记朱颂华、以及市局公司的领导出席会议,宣佈了新领导班子,并在三月内进行首届厂党委改选。
从此青浦化工厂迈开了新的一页。
二十三、发展(一)
两厂合并的头三年,企业确实得到了前所未有的飞速发展,除了原来的氮磷产品外,还开发了不少新产品:有25%、45%的含有硼锌等多种微量元素氮磷钾复合肥、磷酸一铵、二铵、饲料磷酸氢钙等品种。有力地支援农业生产和其他工业需用的原料,饲料磷酸氢钙是市府的菜篮子工程项目,它的用途是代替磷粉、骨粉加入家禽家畜的饲料中,有利于禽畜生长,且效果比磷骨粉好,磷骨粉有时会发生霉变,而饲钙产品则不会,且有市场,主要销往松江大江集团。市财政无息贷款300万元,青浦县农行项目贷款500万元,既解决了产品调整结构需用项目资金,也缓解了企业流动资金紧张状况。仅管当时化肥市场已经受到计划外的冲击,但由于这些新产品的生产,为企业创造了较好的经济效益,88年实现利润366万元多,创历史新高。

上海华谊大厦公司怎么样(网络配图)

上海华谊大厦公司怎么样(网络配图)

(二)
88年开始,厂里也迎合了当时社会上大办三产企业的情况,首先在城中南路南门桥北侧购买了五个门面房,组建了青浦化工厂综合经营部;青浦北门煤气所门面房成立了金科设备服务部;青浦东门原环保局房成立青浦宏达劳动服务公司;青浦西门自建房成立青浦化工厂供销公司,那时青浦化工厂是最风光的时候。青浦东南西门都有化工厂的产业,还有车间的三产,机修车间成立化工没备安装公司,还有合成氨、磷肥车间也有自己的三产,真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
二十四、走向市场
上世纪八十年代中叶起,我厂的化肥产品逐步走向市场,从原来的全部指令性计划,到一开始每年核定一定计划数量,超额部分自销,后又逐步取消计划数量,全部走向市场,企业经受了严峻的考验。对我厂年产碳铵、普钙、氮磷钾复合肥30万吨的企业来说,更增加了难度。到了90年代初更是,
首先是销售难度,碳铵生产每天有300多吨,两天未销售,室内场地已无法堆放,必须干方百计打开产品销路。由于青浦地区与县农资有契约不能自销,上海其他县怕影响兄弟厂关系也基本不销售,只能自销到外省市地区。销售部门派出各路销售人员去安徽、江苏、浙江等地摊销化肥。吴厂长亲自带队,带领质监科长朱、厂办副主任刘、财务科长的本人、销售锋和小胡去安徽阜阳地区各县市和江苏苏北部分地区走访各客户,并听取质量反馈,博得好评,吸引许多客户上门,力求做到产销平衡。
其次的难度是资金的严重短缺。由于化肥生产占用大量的流动资金,原燃料、包装物、半成品等,产品滞销后需要大量储备资金和应收帐款,企业周转已发生严重危机。上海好多兄弟厂先后关闭歇业,员工自谋生路。
为此,我们干方百计筹集资金,寻找各种渠道。吴厂长带我去跑多家银行见行长、信贷科长,原来只向青浦县农业银行借款,又增加了青浦县建行、县农村信用合作社多家银行借款指标;争取化工局的各种专项货款例安全整改、环保污专、技术改造贷款等;我还开辟了向县财政、税务等部门临时借款;又争取了化工部的农淡资金,市财政局的三有产品转制基金等。保证了企业正常的生产经营,直至最后。
二十五、诉讼(一)
企业走向市场后,销售出现了难度。86年春节过后,来了首家安微客户,蒙城柳林供销社张姓主任带了汇票购买了500吨碳铵,银货两讫,价格也蛮好。不久又带了500吨货款,提出要购1000吨碳铵,余款14.8万元一月后支付。当时的销售市场已有难度,销售部门也同意了,并签了合同,谁知这是他们设下的陷阱,从此货款遥遥无期。

上海华谊大厦公司怎么样(网络配图)

上海华谊大厦公司怎么样(网络配图)

吴厂长派我去要过债,收获甚微仅收到2万多元。86年5月,当时厂里购买了一辆新的上海牌轿车,吴厂长带了我和财政周所长、农行的大胡一行五人,开了小车费尽好多周折和口舌仅取回2万元。
7月两厂合并后,加上原磷肥厂也有该客户货款17.5万,合计尚欠货款28万元,数次催讨无果。某天周日一大早,吴厂长来到了我庆华新邨的家,当时我还没起床,要我带律师去安徽蒙城法院参加诉讼。我准备了一下,购买了第二天去阜阳的火车票,并联系有关人员共有四人,律师老黄和他的学生小吴,我和老蒋。第二天天还没亮,小车就把我们送到上海火车站,记得6点发的车,到阜阳要开12小时,下午6点到了阜阳住下,第二天一早坐车到了蒙城,办好住宿后就去了蒙城县地方法院。蒙城县法院经济庭一位40多岁的沈法官接待了我们,黄律师递上了诉讼状,状告柳林供销社法人代表张希勤及弟张希典有意拖欠我厂货款。请求法院伸张正义,公正执法。沈法官接下了诉讼状,并约定第二天上午进行庭审调查和辨论。第二天我们早早来到法庭,非常的简陋,就是两张桌子几只长凳子,正中墙上挂着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徽,沈法官坐在正中的桌子的座位上,旁边的桌子坐着年青的书记员,我们四人和被告张姓兄弟分别坐在两旁的长凳子上。上午九吋庭审开始了。沈法官询问了原被告情况后,就开始了法庭调查。案例的事实是清楚的,张姓弟兄也承认产品质量是好的,债务标的都没有疑义,就是没有还款能力。庭审后的第二天,我们也来到柳林乡实地考查。柳林乡是一个小乡镇,稀稀拉拉的二三十家店铺,离蒙城县十余里,是有公交车的,个把小吋一班,而到张的所在村,是一条坑坑洼洼的机耕路,有六七华里,没有公交车,当地乡民进城,或公务人员出差大多是步行的,有时有种机动三轮车,坐上去颠得很厉害的,一路走来,脸上、身上、滿是灰沙,换了人似的。到了目的地,那时的安徽农村确实很落后,鸟不拉屎的地方,就几间破平房。没办法只能回来,法院也只能作些调解,签订还款协议了事。又过了些时候,协议没有兑现,我又受吴厂长委托来到阜阳中院,中院经济庭张庭长责成蒙城县法院,落实强制执行。但终因无财产可执行,而无功而返。这也是我厂的第一笔坏帐。
诉讼(二)
99年的某天,忽然接到农行青浦县支行的电话,我厂的基本帐户被铜陵市中级法院封掉了,这无疑是晴天霹雳,当头一棒。众所周知,基本帐户封掉,那有关现金的事都不能做了,发放员工工资、员工出差借用备用金、报销医药费、正常的生产经营都会受到影响。

上海华谊大厦公司怎么样(网络配图)

上海华谊大厦公司怎么样(网络配图)

原来是安徽省铜陵有色金属公司起诉我厂硫酸欠款。基本帐户封掉后,我马上以合成氨氮肥分厂的名份开了个基本户。那时银行规范不全,侥幸开户成功,这样保证了企业正常运转,又是十分安全的帐户。
与此同时我厂委派徐申律师和供应代表赴安徽铜陵应诉,未能取得积极成效。
过了一月,铜陵有色金属公司的代表和中级法院的法官来到我厂说明情况,并要求我厂安排好资金,及时付款。我也参加了会见,当时的标的是137万元,铜陵代表也拿出了增值税发票,当时是手工开的。我提出了疑义,发票的金额是无疑的,但你们发票刚拿来,且错过了抵扣日期,所以你们这样做法很不妥,事实上我们也有过错的,只要他们每次来给一些货款就不会有事的,而且当时的磷肥生产已停产下马,上了热电厂,也不需他们厂的硫酸了。经过协商:铜陵公司同意减免20万元,这次安排资金80万元,余款37万元在明年5月份前付清,法院解冻帐户,并签了协议。
到了第二年的5月份协议到期,由于三角债的困扰,没能如期兑现,铜陵公司来电催了几次。再不付款又会造成麻烦,6月13日这天,我办了10万汇票和供应科的老李一起坐火车来到铜陵。下午二时许到了铜陵公司,铜陵公司是个特大型企业,号称铜都。供应处来了三位,其中一位法律顾问,财务处来了一位接待了我们,谈判很是吃力。一开始就受到他们的指责,只能忍声吞气的,我随后向他们说明困难情况,也是受应收帐款,未能及时收回造成,再次要求延期付款,到年底一定付清。我说:财务科长亲自上门了,你们要相信。他们也迟迟没有答应。一直到下午四时左右,又请来了铜陵中级法院的四位法官,四位法官中午喝了好多酒,见面后大家寒喧了几句,我也把情况向四位法官说了后,他们为我说话了,人家财务科长亲自登门了,而且还带了钱来,还要怎么样?就这样谈判顺利通过。晚上由铜陵公司作东安排吃饭,除了铜陵销售、财务处的四位、中院的四位法官,还有合肥磷肥厂的一位客人,老李是胃开过大刀的,我一个人对付九个人,酒宴气氛热烈,你一杯我一碗搞得挺好的。其实我是不胜酒量的,主要是法院的中午酒喝多了,总算没有为厂落下面子。这次铜陵之行还是比较圆滿的。
二十六、融资(一)
走入市场经济后,原燃料价格的大幅度上涨,化肥销售市场疲软,应收帐款不断增加造成资金的严重短缺,一直困扰着企业的生产与经营。身为企业的财务科长,筹措资金为首要任务。为此我干方百计开辟多种融资渠道。首先争取主管银行的支持,我厂长期挂靠农业银行音浦县支行,从一开始的几十万元,逐步增加到1677万元,按季支付利息,借款到期先筹集资金按期归还,后再办理续借手续,被农行评为重合同守信用企业,是农行总行的重点企业,并享受支农优惠利率;除了农行外,我们还争取青浦建行的支持,长期借用200到300万元,也是按期归还本金利息;我们还开拓了青浦农村信用合作社后改为农村商业银的借款渠道。农信社是从农业银行里分离出来的,从一开始的200万元,后逐步增加到500万元。这些资金的到位,确保了企业生产经营的正常进行,员工工资奖金的准时发放都起到了积极作用。

上海华谊大厦公司怎么样(网络配图)

上海华谊大厦公司怎么样(网络配图)

融资(二)
除了银行的融资主渠道外,我们还积极争取上级主管局领导的支持,合成氨车间的安全改造借款、合成氨的污水处理、合成氨的技术改造、磷石膏的环保处理项目等贷款累计也有数百万元,有时还向局财务处临时借款。这些借款都是银行借利率的一半,有的是无息的。
除了主管局领导的支持外,我们还争取到青浦县财政局、县税务局第一税务所的企业临时周转资金最多时也有300万元。我和供销锋也有多次到上海市农资公司争取化肥预付资金等。这些资金的及时到位,弥补了企业资金的不足,起到了拾遗补缺,雪中送炭的作用。
融资(三)
我厂的生产经营还得到了化工部领导的支持。通过中国工商银行总行实行了化肥农药企业的淡季储备资金,我厂被化工部列入。94年10月7日我和陈强厂长来到了北京,住在亮马河大厦,会议也是在亮马河召开的。化工部贺国强副部长主持会议,化工部长顾秀莲、副部长林殷才、谭竹洲、国家经贸委欧新乾司长、工行总行行长张肖女士等出席会议。全国10多省市的近百企业的代表出席。上海的有吴泾化工厂、吴淞、青浦化肥厂的代表,以及市化工局、局供销公司的领导和相关人员。大会结束后,上海的企业由化工部农化处林、雷两位处长进行资金分配,我厂被分到200万元。
10月下旬放款,是通过市化工局供销公司担保的,该资金一直使用到第二年9月底一次归还,然后再开会分配。第二、三年的会议是我一个人参加的,资金增加到300万元,第四年即97年10月我和朱厂长一起参加的,也是实行农淡资金的最后一年。化肥农淡资金的到位起到了蜻蜓点水的作用。
融资(四)
94年起,上海市政府为支持三有产品即有市场、有质量、有效益的企业解决资金短缺的困难,实施企业转制基金,我厂也被列入扶持企业。三有产品转制基金每期半年,享受银行基征利率的半息。我厂由青浦县财政推荐,转制基金500万元,主管局盖章同意后报市经委经济运行处,再由市经委经济运行处会同市财政局、主管局华谊集团公司审核批复后,由建行上海市第四支行负责发放,到期按时归还本息的,可续借半年,这样周而复始为企业的资金运作增加了活力,提高了企业的经济效益。
融资(五)
积极催讨各种应收帐款,催讨应收帐款以供销部门为主,财务部配合参与。有几次我也亲自参加。记得有次我与供销家锋去了安徽阜阳蒙城、利辛、颖上、临泉等县,转车时还被被盯上的风险,费尽好多周折,磨嘴饶舌,死缠烂打取得了90多万元货款的成果;还有一次我与磷肥车间主任、供销家锋、监察室阿国等一行七人也是去安徽阜阳、蚌埠等地区历时17天,取得货款147万元;还有一次和供销家锋去山西临漪、永济等县取得呆帐20多万元。应收帐款的及时回笼也保证了企业生产经营的正常运行奠定了良好基础。


0条大神的评论

发表评论